在开拍前一小时送到拍卖师的手上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19 01:38    次浏览   

在基层采访时记者了解到,这种探索再配合潮南区严打农村土地违法出让问题,使得基层的涉地历史积压问题顺利解决,这种创新机制的做法,帮助潮南土地问题顺利破局。

去年10月16日潮南区政府对这块土地的使用权进行公开拍卖出让。让郑少明意外的是南里社区将可以分享这次拍卖出让的部分纯收益,比例高达22%。这让郑少明和其他村干部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尽管这块地荒了20年,但已经不属于这个社区了,“当年统征时就付了统征款,最多也就是每亩几万元。”

“除了参与竞拍举牌防止串标外,还设立了拍卖‘保留价’。这个价格更是保密的,仅仅有区委书记和区长知道,在开拍前一小时送到拍卖师的手上。”一位职能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以其中一块拍卖土地来说,公告起拍价是每亩400多万元,但最后根据各种情况确定的“保留价”是每亩550万元。“也就是说,如果拍卖每亩价格在550万元以下,就不成交。”这位负责人表示,如此设计也是为了防止“围标串标”。

这块土地最终落槌价格为7350万元。而另外一块位于广汕公路南侧、潮南区陈店镇溪口凤地洋的面积16.8亩的土地,从7220万元起拍。“陈店镇的这个村的支部书记也在拍卖现场,他后来说看得心蹦蹦跳,因为现场每一次举牌出价,村里的账户上就多了几十万。”一位参与竞拍的当地官员说,这块土地最终以11120万元的高价成交。

峡山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友宣也表示,街道也已先期收到100多万元。“我们街道正在对数十年没有整治的沟渠进行集中治理,这笔款项将重点投入到水利整治项目,将帮助有效治理峡山内涝问题。”李友宣说,这种分配在街道和村居、群众中都获得了高度的认可。

在那次公开拍卖现场,参与竞价举牌的有潮南区经济建设投资发展公司的代表赵先生。

“让这样一家国有公司参与拍卖,是为了防止‘围标’、防止参与竞买的单位‘串标’不出价。”带着“防止串标”任务准备随时举牌的公司代表身份并没有公开。举牌前一天晚上,他都没有睡好,设想了很多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但到了拍卖当天,两块土地的竞拍都非常热烈。“这次土地竞拍,其他竞买人频繁举牌,我基本连举牌的机会都没有。”赵先生说。

在保障土地价值之外,潮南区对公开出让的国有土地纯收益部分分配做了首次尝试。区讨论通过对这部分收益“按照区得70%、所在镇(街道)得8%、所在村(居)得22%的比例分享。”

此次尝试的新意在哪里呢?除按照眼下普遍依照国家政策统征土地给予农民征地补偿款外,还将已统征为国有土地的“公开透明出让”,然后在此基础上实现了“利益共享”,不再单纯地“向农村要地”,而是在做好规划的基础上将统征土地做统一管理,然后让农民“额外”分享土地公开出让纯收益。

就在几天前,汕头市潮南区峡山街道南里社区的村集体账户上,多了一笔700多万元的款项,划拨单位是潮南区财政局。南里社区的主任郑少明说,这笔入账是有8730人口的南里社区“史上最大的一笔收入”。在此之前的2012年,这个村子的全年全部集体收入也不过刚超过200万元。

潮南在1993年设区成立,是一个人均耕地不足0.16亩的土地资源紧缺的地区。在快速城镇化过程中,土地管理混乱加之供求矛盾突出导致频发土地问题。

“土地出让纯收益”是指在出让地价款扣除了相关成本和应上缴税费、基金后的部分。而且潮南区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决定,一定要保证集中支付村居一级的22%部分“要及时到位”,而对镇(街)一级的土地纯收入分成由区财政视全区财力“分期拨付”——对此,潮南区财政局副局长葛镇炎认为这显示了区一级政府对保障村民利益的态度,“毕竟镇街是一级政府”。

对南里社区主任郑少明来说,村集体进账700多万元后,将召开代表大会来决定该笔资金的使用去向。“除保证全体村民的医保、社保费用支付之外,我和其他村干部的意见都是用于投入厂房建设,届时出租为村集体获得稳定的长期收入。”郑少明说。

这笔巨款,缘于这个社区早在20年前被统征的一块9.61亩土地。这块土地位于广祥路北侧,此前是被当地一家国有公司征用,但一直闲置。